国家,政策_城投销售市场新年打响风险性敲警钟 2022年合理布局切勿立身危楼下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中国人寿网

       2022年初,韩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被曝未能按约定及时向金融租赁公司偿还租金,引起业界关注。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城市投资公募债券的信念没有打破,但投资者对弱城市投资估值波动的担忧会随着非标准违约事件的频繁发生而增加和叠加理财在新净值化规定的影响下,一些弱省和低水平城市投资债券的利差预计将大幅扩大。

   

       市场再次敲响违约风险警钟

   

       近日,韩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发行人)发布违约,未及时清偿到期债务公告》。

   

       公告显示,发行人未能按约定及时向金融租赁公司偿还租金,逾期租金总额为3850万元,逾期债务将影响发行人的融资。

   

       毫无疑问,作为新年城投的第一雷,韩城城投的债务逾期市场再次敲响了风险警钟。

   

       可见,截至2021年12月底,因涉及多起合同争议案件被列为不诚实的执行人,韩城市投资持有的股权和其他投资权益共计10项.9亿元已经冻结

   

       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韩城市投资成立于2005年7月,主要从事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公用事业经营管理是陕西省区县级重要的城市投资平台。从股权结构来看,韩城市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是韩城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比例为86.437082%。

   

       然而,盈利能力弱,非常依赖政府补贴,债务负担重、资金流动性紧张、对外担保规模大(存在一定的担保赔偿风险)等问题,使得如何化债成为韩城市投资迫切需要面对的严峻考验。

   

       据券商据统计,目前韩城城投存续债券7只,涉及存续规模33只.15亿元,其中26亿元.66亿元债券将在1至3年内到期,当时的赎回风险不言而喻。

   

       城市投资公募债券违约虽迟必到已成为市场挥之不去的阴霾。

   

       板块分化格局仍难以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8年以来,韩城市投资及其担保债务多次逾期违约。

   

       监管政策进一步规范城市投资公司融资是大势所趋,这也意味着区域债务水平高、资质弱的城市投资公司过度融资将受到限制。中国证券鹏源城市投资评级部总经理毕柳表示,由于融资阻滞,城市投资风险暴露的概率增加并不出人意料。回顾过去,不同地区的城市投资和融资可能性将继续分化。考虑到城市投资债务增量的巨大惯性和叠加政策的收紧,我们要求各机构警惕政策调整带来的弱区域和弱资质主体的流动性压力;同时,还要注意地方国有企业违约风险的传播,以及非标准违约的区域传播和房地产调控政策带来的地方财政收入减少传染性风险。

   

       个人认为,在新的监管常态下,2022年部分城市投资仍将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但公开债券实质性违约的可能性有限。毕竟,严格遵守风险底线的基调并没有改变。一名机构交易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2022年的板块风险可能更多地来自尾部产品的估值波动和调整。

医药生物行业点评报告:多政策密集扶持中医药行业 中医药行业未来发展向基层医疗下沉

报告摘要国家多项医药政策涉及中医行业,对其在未来我国医疗体系发展具有积极作用。前期医改中对于中成药的监管和地方医保清退等政策导致市场对于中医行业未来发展过于悲观。近日,我国多项关于医药行业“十四五”规划政策涉及中医行业,我们认为对其未来发展具有积极作用。从中药的审批端来看,国家明确“十四五”阶段初步建立中医药理论、人用经验和临床试验相结合的审评证据体系。

   

       来自中信证券根据研究观点,分类监管 保持压力的市场模式将继续下去。也就是说,对于债券增长过快的地区,管理层预计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审批方,从而影响债券发行资源的分配。另一方面,在适度先进基础设施投资的前提下,城市投资的合理融资需求必然首先得到保障。

   

       记者注意到,2021年各地区城市投资净融资分化趋势非常明显。其中,江苏、浙江、山东等强地区净融资金额居前,各级城市投资债券保持较大净流入数量。尾部地区,永煤违约曝光后,天津各级城市投资债券净融资额为负,2021年净融资额为-843亿元。此外,辽宁、云南、内蒙古等7个弱地区的城市投资净融资也为负,分化可见一斑。

   

       有机构估计,2022年城市投资债券净融资额将落后1.约3万亿元,与2019年持平。从结构上看,预计2022年的再分配将以多维为基础,而低债务率 低城镇化率的省份可能会受益更多。

   

       紧抓真实化债券的能力

   

       综上所述,虽然城市投资公募债券大面无忧,行业普遍预计新一轮杠杆和从房地产行业撤出的资金将逐步布局城市投资,但防范尾部风险仍是重中之重。

   

       事实上,城市投资的区域分化将继续已成为市场共识调研机构也有明显的分化和粘性,资,资金的风险下沉或挖掘也是有限的,整体机构配置还是一个有限的下行过程。

   

       具体到择券避险层面,Ratingdog创始人、资深信评专家姚宇认为,2022年应注意所谓的摩擦违约,即因偶尔到期回售资金不足而被迫延期,更有可能发生在不发达地区的城市投资。

   

       原因是上述情况下的城市投资主体往往市场化程度较低,地区融资人员的素质和对市场的了解与发达地区存在一定差距。在企业主体造血能力有限的背景下,因积重难返而爆雷实际上是一个高概率事件,需要高度警惕。

   

       广发证券固收首席发展研究中心分析师刘郁则建议避免以下两类发债主体。

   

       一是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大幅下降的区域城市投资。永美违约后,许多地方开始积极表态,以增强资本市场信心。虽然这一举措将构成一定的积极影响,但在座谈会逐渐正常化的背景下,偿付能力始终是王道。短期内,建议避免债务压力大、土地出让市场低迷、地方金融资源不足的地区。

   

       二是债务压力大、再融资能力不足的弱城投资。具有自身债务量大、短期债务比例上升、债券和非标准依赖程度高、债券发行具有明显短期特征的城市投资平台,往往再融资能力差,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受负面情绪影响,导致债券估值大幅调整。

   

       那么,站在2022年的起点,什么样的债券更适合把握布局机会呢?

   

       姚宇建议,有真实债务能力支撑的城市投资可以长期优化,尤其是基于不平衡视角发展势头较好的地方,如新型城镇化区域、中部崛起城市、成渝中心等。

   

       中信证券我认为城市投资的布局可以关注两个方向。首先,江浙城市投资可以继续下沉。这些地区的偿债压力主要分布在2023年至2024年,2022年到期压力不大。即使按照最严格的发债政策,也能保证借新还旧,再融资环境清晰。其次,我们可以关注中部省份,河南省和四川省是值得配置的中部省份,结合发债资源再分配和隐债显性空间的逻辑。

   

(来源:新华财经)